八戒中文网 > 女频频道 > 重生后我嫁了最凶的崽 > 第一百一十六章:北地之行(2)
    墨敏中担心的孔嫄三人,已经上了往北地之去的路,初出郡县的时候,路上还能星星点点看到人,越走到最后官道上越空。

    三人仍旧不敢光明正大的走在官道上,树林里的路不好走,还不时要躲避横出来的树枝,比在光滑的官道要吃力。

    眼看着天要黑了,孔嫄见一处有小溪,想了想用水囊腰带装满水,又喝够了,这才往前走,并没有在这里扎营。

    一般追查一个人,多是沿着水源走,孔嫄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追过来,也不敢以身犯险。

    三人在天色大黑之后,才停下来休息,一听说晚上在这里休息,孔光祖二话不说的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早就抗不住了,可狼崽子都没有吭声,他又怎么能认输,所以一直咬牙坚持到现在。

    孔嫄掏了馒头出来给两人分,又抓了把肉铺,就着馒头吃,水就是腰带水囊那个。

    孔嫄刚把水囊递给陆廉,中途就被孔光祖给劫走了,最后又回到孔嫄的手里。

    孔嫄看着叔叔,一时没明白叔叔的意思。

    孔光祖怒其不争道,从怀里掏出两个大的叶子,虽然有些蔫了,但是更容易圈成圈,“用这个就可以喝,不然用一个嘴对嘴喝,多不好。你是女孩子,要注意这些。”

    一路到北地还不知道有多远,孔嫄知道二叔的顾虑在陆廉身上,也不想两人一路上再有矛盾,便也就听了二叔的,接过一片叶子卷成桶用来装水喝。

    卷好一个递给陆廉,她自己再拿一个。

    孔光祖嘟囔道,“他又不是没有手,自己不会卷,你怎么把自己弄的像个老妈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二叔,我给你倒水不吧。”孔嫄打断他的话。

    孔光祖哼了哼,有些得意的撇一眼安静啃着馒头的陆廉,待喝了侄女倒的水,孔光祖只觉一道寒光射过来,他看过去。

    狼崽子仍旧在低头啃馒头,可孔光祖却不会感觉出错,刚刚那道寒光,一定是狼崽子看他,别以为他没发现。

    不过孔光祖也只会搞些小动作,还真不敢惹恼了狼崽子,怕狼崽子像捏爆老鼠头一样捏了他。

    三人安静的吃过晚饭,陆廉突然开口打破安静,“孔姐姐,我想换回男装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太突然,让孔光祖都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他可不相信狼崽子会突然有这个想法,指不定在酝酿着什么坏主意。

    可更让他兴奋的是狼崽子终于曝光了,他兴奋的跳起来,“嫄姐,你看到了吧?二叔说的没有错吧,他就是个男的,当初我一眼就看出来了。他骗你这么久,一看就没安好心,那次杀手也是在追杀他,不过算他有良心,知道护着我走,最后还让你回来与家人团聚。要不是看在这一点,这次我也不会由着你任性跑出来。”

    孔嫄看着二叔兴奋的劲,恨不能让所有人知道他是正确的,又不忍心告诉二叔,她早就知道了,甚至原谅陆廉了。

    孔嫄干脆先不管二叔,看向陆廉,“怎么了?为什么突然要换回男装?”

    陆廉低低道,“以前穿女装,是为了掩人耳目,现在那些人知道不见的是两女一男,如此我到不如换回男装,也可以安全一些。”

    其实对于陆廉恢复男身,还是女装男装,孔嫄并没有太多的意思,陆廉既然提出来了,孔嫄也没有反对,“你自己看着办,我都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孔光祖却觉得狼崽子绝对不会有这么好心,一时又看不出他要干什么,这一晚三人有棉衣在身,睡的很沉,第二天是被林子里的鸟叫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天已大黑,三人要继续赶路,上路前陆廉提出要换衣服,孔嫄又担心他走远不安全,“你就在这换吧。”

    陆廉没应,反而迟疑的看向孔光祖。

    孔光祖当然不同意,“我陪他去换吧。”

    有二叔陪着,孔嫄才放心。

    两人往林子里面走,孔光祖见陆廉没有停下来,面露困惑,他停下来,“这就可以了,你快换吧,还要赶路。”

    陆廉温柔道,“这样孔姐姐会看到,还是再往里面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孔光祖闻言,脸明显的抽了抽,同时警惕的瞪着陆廉,不但没有往前走,反而退开几步拉开距离,陆廉一脸无辜的歪头打量他。

    “孔二叔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孔光祖被这二叔叫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“你抓紧换衣服,别让嫄姐着急。”

    他怎么就疏忽了狼崽子爱记仇的性子,昨晚他拦着嫄姐不要像老妈子一样照顾他,狼崽子怎么能不仇。

    今天大意了,他就自己走进了狼崽子的险境,和狼崽子单独走出来。

    陆廉这次到乖乖的听话,换起了衣服,他一件件把衣衫脱了,又换上男袍,弄好之后他才开始拆自己的发髻,弄了一翻后发髻没有弄好,反而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孔二叔,能帮我把发髻弄上吗?我怕自己再弄下去还不知道要多久,孔姐姐那边会着急。”

    孔光祖迟疑的盯着狼崽子温柔的面孔打量了半响,目光最后又落在他的发髻上,这才走过去,陆廉还配合的微蹲下身子。

    孔光祖当女人活了十八年,梳头这点小事难不倒他,他三两下把凌乱的头发捋顺,到觉得狼崽子的发质顺滑,也不知道怎么保养的。

    正想的出头,感觉到衣袖里有凉凉滑滑的东西在滑动,孔光祖的身子僵住,手上的动作也停了。

    “孔二叔,弄完了吗?”身下狼崽子的声音仍旧温柔,温柔的却让孔光祖觉得刺骨。

    不远处,孔嫄正往两人那望,远远的看着二叔在给陆廉梳头,结果下一刻二叔就蹦起来,同时尖叫出声,声音又一瞬间嘎然而止,整个人直直的倒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孔嫄张大了嘴,回过神来后,大步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陆廉也吓到了,惨白着一张脸,一头扎进孔嫄的怀里,“孔姐姐,我好怕。”

    孔光祖是倒下了,可人并没有晕过去,何况钻在衣袖里的蛇也爬出去了,结果眼睁睁看着狼崽子钻到侄女怀里,甚至还侧脸对他温柔一笑,气的两眼一翻,真晕过去了。